首页 > 综合 > 万界大表哥 > 第95章 我的挚爱有很多

第95章 我的挚爱有很多(1 / 1)

目 录
好书推荐: 战神联盟之黑白星光 我有一个蛋空间 混在洪武当咸鱼 我在精灵世界浪到失联 民国之我能无限转职 开局激活亡灵心愿系统 遮天:从女帝的寻宝专家开始 钻石王牌之魔投救世主 女神的古武神医 四合院的生活

,万界大表哥

这一夜沉行知也没睡,他同样很期待,但除了期待七脉会武中陆雪琪与张小凡的交锋外,更是期待七脉会武之后。

在沉行知的计划中,混入青云门只是一个开端,真正的大计划自然不可能只是混个青云长老,整天坐在合道台当隐修。

反正睡不睡觉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,索性就坐在了合道台,月下独酌好不自在。

忽然一阵脚步声再次闯入沉行知的感知,陆雪琪又朝着合道台而来。

按理说明日就是七脉会武,陆雪琪这个时候应该在小竹峰做着准备,连沉行知都觉得她不应该出现在自己这里。

等到陆雪琪出现在视野中时,沉行知发现她今日形象出现了些变化,依旧是那白衣如雪,但身后多了一把天蓝色的宝剑。

另外她的腰间还挂着另一柄剑,而这把剑还有一个用泪竹做成的剑鞘,只能看到剑柄呈紫色。

“水月还是将天琊给陆雪琪了,这丫头竟然给九霄神剑做了个剑鞘,看起来没少花功夫啊。”沉行知一眼就看出了两把剑的来历,一把是本该属于她的天琊神剑,一把就是自己以雷霆化实而出的九霄神剑。

《女总裁的全能兵王》

“见过师叔。”陆雪琪在沉行知跟前恭恭敬敬的一拜,此情此景不知道的只怕会误以为他们才是师徒。

“明日就是七脉会武了,来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沉行知坐在巨石上动都没动一下。

陆雪琪继续往前走了几步,然后垂手立在沉行知身后,依旧语气恭敬的说道:“师父已将天琊神剑赐给了我,她说此剑可克制噬血珠,明日便是会武之期,弟子不知师叔还有没有吩咐,便自作主张来了。”

“天琊克制噬血珠倒不一定,只是枯心上人实力更胜黑心老人一筹,任何神兵法宝都是外物,关键还看自己实力强不强。同样是天琊神剑,在你师父水月手中,肯定远不如枯心上人。”沉行知不认为天琊就能克制噬血珠,借机也提点了陆雪琪一番。

“多谢师叔教诲,弟子还怕明日被早早淘汰,若不能引出噬血珠,就辜负了师叔和师父期望。”这一次陆雪琪是鼓起勇气说的,这话她本来想对水月说,可看到水月她就说不出口,反而在沉行知面前她说了出来。

沉行知打量了陆雪琪一眼,他明白陆雪琪这是紧张了,别看她外表高冷,可说到底还是个少女,这么大的事,万众瞩目之下,又有长辈的期盼,不紧张不忐忑才怪。

“自信一点,无论是天资还是努力,你都不比任何人差,也就萧逸才比你入门早了几十年,现在你有天琊在手,便是遇到龙首峰齐昊胜负也在五五开。这一次你尽管放手一搏,打不过便祭出九霄神剑,师叔很看好你,拿个第一又何妨?”沉行知深知鼓励对年轻人的重要性,更是直言不讳的说陆雪琪可以拿第一。

陆雪琪确实有被激励到,自己玉清境九层,除了萧逸才已经是上清境,他也不会再参加七脉会武,整个青云门年轻弟子中便没有比自己境界更高的了,加上还有两柄神剑傍身,自己有什么好紧张的?

“那师叔会去论武现场吗?”陆雪琪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,她好像很期待沉行知能去现场。

沉行知点了点头,这次他还必须去了,万一陆雪琪没能摧毁噬血珠,到时候说不好还得自己亲手补上一刀。

得到肯定的答复,陆雪琪明眸一动,情绪明显变得有些不同,她更是攥着拳头说道:“弟子一定不会让师叔失望。”

沉行知见陆雪琪斗志满满,心中也是高兴,便举起酒杯对陆雪琪说道:“好,

师叔敬你一杯,预祝你拔得头筹。”

说罢沉行知一饮而尽,陆雪琪神情坚定,但也有些尴尬的看着沉行知,又看了看酒坛。

“要不喝一杯试试?我保证不告诉水月。”沉行知忽然指着酒坛说道,他看出来了陆雪琪尴尬的是什么。

气氛都烘托到这了,陆雪琪不喝一杯感觉都有些说不过去。

果然这个向来视师命如金科玉律的少女,走到沉行知跟前蹲下,自己拿着酒坛,往一个空杯中倒了一杯酒。

“多谢师叔。”陆雪琪也不知道说别的什么话,只说一句谢谢,然后仰头就将一杯酒干了。

沉行知上次听陆雪琪说过从未喝过酒,他以为陆雪琪也会像周止若第一次喝酒那样,可实际上陆雪琪并没有表现出不适,或者说她硬生生的将那种初次的不适忍了下去。

这是个倔强的女孩。

“我等修仙慕道之人,常因修行缘故,作无欲无求,无喜无悲之状,如此压制心性,以求心无旁骛,短期或有助于修行,可若长此以往,又易滋生心魔,反倒得不偿失。所以这酒是个好东西,它能释放情绪,让人变得真实。不管是喜是忧,是悲伤亦或痛苦,这些情绪就如江水,宜疏不宜堵,释放出去发泄出去,活着就会轻松许多......”沉行知忽然语重心长的说道,说话时还主动提起酒坛,向陆雪琪喝的那个酒杯里倒上了酒。

陆雪琪第一次听到有人对她说这样的话,小时候很多事她都记不得了,来到小竹峰后,她的资质很快被发现,水月对她的期望很高,但水月从来只会对陆雪琪说要刻苦努力,要心无旁骛。

活的更轻松一些?陆雪琪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,但现在她知道自己其实可以活的更轻松了。

再次端起酒杯,陆雪琪没有一饮而尽,这一次她细细的品味着这一杯酒,或者说还在品味着沉行知刚才那一番话。

“原本我只是一个普通农家女,七年前的一个雷雨夜,一个魔道修士突然出现,我还记得那夜雨特别大,外面电闪雷鸣,风雨中无数可怕的蝙蝠出现,村子里的人都死了,阿爹阿娘也死了,最后整个村子只有我一人,若不是掌门正好经过,我应该也死了。从那以后我就畏惧雷电和蝙蝠,那一切都成了我挥之不去的噩梦,我每日埋头苦修,心中只有一个念想,就是早日修炼有成,我要报仇,要告慰阿爹阿娘和乡亲们的在天之灵。”陆雪琪低着头,似自言自语的说道,她边述说边喝着酒,故事讲完了,杯中酒也喝完了。

沉行知没有打岔,这个故事很凄惨,但对沉行知来说真的很寻常,其实不用陆雪琪说,从她畏惧雷电,沉行知大概也能猜到。

不得不说诛仙世界的主角们真是都够惨的,不是死爹死妈就是死全家,还动不动带着全村人陪葬。

“知道仇人是谁吗?”沉行知没有就此开导或者安慰陆雪琪,只问了一句仇人是谁,看起来是个很纯粹的倾听者。

不过沉行知还是为陆雪琪又将酒杯倒满。

沉行知才倒满酒杯,陆雪琪就端起来一口干了,然后语气森然的说道:“万毒门,吸血老妖。”

“吸血老妖差不多相当于上清境中后期修为吧?那你可要加把劲了。”沉行知大概知道吸血老妖,此人是万毒门长老,地位仅次于毒神,是魔道赫赫有名的人物。

陆雪琪神色坚毅的点了点头,不知道为什么,她忽然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,好像把这些说出来后,对报仇反而更有信心了。

“师叔,阿青是你挚爱的名字吗?”心情轻松后,陆雪琪胆子也变大了,她竟然敢开口问出那个一直想问的问题了。

沉行知一口酒又喷了出来,他总算明白了,不管什么样的女人,八卦的本性是都一样的,然后连忙解释道:“这可不能乱说,阿青是我修行路上的领路人,uu看书她是影响我一生的人,以她之名命名那竹棍,算是纪念吧。”

陆雪琪尴尬的吐了吐舌头,连忙端起酒杯缓解尴尬,喝了几口酒,她就告辞离开,像是落荒而逃的样子。

此时青云山其实已经慢慢热闹起来了,六脉弟子开始陆陆续续前往通天峰,毕竟青云门一千多人,连玉清境四层都不到的要占大多数,这些弟子不能飞行,都需要徒步前往通天峰。

沉行知将剩下的酒喝完,眼看离天亮也不远了,他起身伸了个懒腰,然后眺望远方,已经能看到一缕晨曦出现在天边。

此时沉行知又想起了先前陆雪琪的那个问题,他脑海中首先出现了穆念慈的身影,若说挚爱穆念慈自然是,可是很快周止若、乔语薇的身影也出现在他脑海中。

“我的挚爱好像有点多啊!”沉行知没有违心的不去承认,他承认周止若和乔语薇也是他的挚爱,当然这个性质和穆念慈还是有些不同。

挚爱不一定就是老婆,而且照沉行知这个情况,恐怕未来挚爱还会越来越多。

“为了我的挚爱们,我也要努力,这个世界的大戏终于要开始了,诛仙世界将是我迈入仙道境的契机!”沉行知迎着初升的朝阳默念着。

忽然他伸手朝着苍穹一抓,同时那淬炼着竹棍‘阿青’的雷池开始塌陷,很快整个雷池都被‘阿青’吸收,接着一道翠绿的流光从苍穹上滑落,最后稳稳落在沉行知手中。

那是一根环绕着紫色电弧的翠绿竹棍,但是当竹棍落入沉行知手中时,上面电弧消失,看起来只是一根普通的泪竹棍。

目 录
新书推荐: 食戟之心 人在美漫,首抽不知火舞 空想之拳 修罗武神 九星霸体诀 斗龙战士之月影之门 斗罗之麦块武魂 诡异求生:开局获得百倍强化 海贼:我真不是革命军的卧底 我在NBA开挂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