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综合 > 万界大表哥 > 第73章 发现一个神经病

第73章 发现一个神经病(1 / 1)

目 录
好书推荐: 战神联盟之黑白星光 我有一个蛋空间 混在洪武当咸鱼 我在精灵世界浪到失联 民国之我能无限转职 开局激活亡灵心愿系统 遮天:从女帝的寻宝专家开始 钻石王牌之魔投救世主 女神的古武神医 四合院的生活

沈行知走的有点急,他都忘了问枉死城入口在什么地方,不过他知道黑山县就有座黑山,结合所知种种,那地方应该是没错了。

从郭北县到黑山,沈行知这次用上了最快速度,第二天一早人就已经出现在了黑山县城中。

不过这座县城一个活人都没有,甚至整个城池都只剩残垣断壁,唯有一座庙宇一样的建筑还基本完整。

到了这里沈行知才发现,原来黑山县四面环山,山脉延绵山势陡峭嶙峋,不管从任何方向看,都给人无比压抑的感觉。

“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”沈行知都是到了江州才知道黑山县已经不复存在了。

即便他曾任大理寺少卿,也没有关于黑山县巨变的任何信息,那么倒是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黑山县的巨变与人祸无关。

只有可能这样,大理寺才没有相关的卷宗,因为大理寺也管不到灵异事件。

沈行知暂时没有进入黑山,而是来到了那处县城唯一还算完整的建筑。

走近一看沈行知才发现,原来这是一座城隍庙。

大虞朝以前城隍信仰是很兴盛的,不过从十几年前开始,人们渐渐不再信仰这些神了,城隍庙开始逐渐荒废,接着波及到道观和佛寺,现在基本上能看到的也只有破庙破观,连和尚道士都很难看到。

沈行知走进了城隍庙,这城隍庙不是很大,进门就是大殿,两侧是偏殿,院子里非常凌乱,原本的香炉等物倒了一地,地上还有凌乱的石块,甚至还能看到斑斑血迹。

“这地方怎么像是被打砸抢过一样?可偏偏这里还保存着,除此之外的房屋建筑都塌了?”沈行知越看越觉得疑惑,因为很多地方都不正常。

踩着地上的乱石,沈行知走进了城隍殿,里面的城隍像早就倒了,一堆还带着彩绘的泥块堆了一地,彩绘已经斑驳,但是这里竟然连蜘蛛网都没有。

说起蜘蛛网,沈行知才发现整个县城废墟都没有一点生命迹象,似乎这里已经成为了生命禁区。

城隍大殿中沈行知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,但也从一块残破的木板上,知道了这里的城隍叫乔公,具体的名字就不清楚了。

黑山县乔公?沈行知搜索了一遍记忆,也没有相关的信息,显然这并不是很有名的城隍。

大殿中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,沈行知又从两侧的偏殿厢房找了起来,左侧偏殿还属于庙宇性质,里面还有供奉过土地神这类小毛神的痕迹,同样也没有什么价值。

右侧是两间厢房,应该是原本给庙祝居住的地方,里面确实还能看到一些木质家居,但同样都破损不堪了。

沈行知先是用肉眼看了一遍,然后还展开神念,这一次他终于发现有些特别的东西了。

就在一个垮塌的衣柜下,被薄薄的泥土掩埋,好像是一本书籍的东西。

沈行知将衣柜搬开,用手刨开表面的泥土,果然看到一本蓝皮封面的册子。

小心翼翼的将册子拿起,感觉册子保存还比较完好,然后轻轻吹掉上面的灰尘,封面上却是什么字都没有。

随手翻开册子,沈行知发现里面好多的字,字体娟秀工整,一看还是女子的笔记,然后他又倒回去从第一页开始看了起来。

这一看沈行知还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了,因为这并不是什么典籍或者话本,而是一本日记。

“我和父亲来到了黑山县,这里风景好美,但是百姓们好穷......”

“黑山县四面环山,虽然山里面有很多山货,但是要采集并运出去很困难......”

“这里的百姓很淳朴,他们已经认可父亲了,都说父亲是个好官......”

“父亲决定带领全县百姓开山修路,有了路百姓们就能富裕起来,父亲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,既然当了这个县令,那就要对得起全县百姓......”

“开始修路了,山里的路不好修,已经死了很多人了,但是在父亲的带领下,百姓们干劲很足,照这个进度下去,再有半年出山的大路就能修通了......”

“路修通了,父亲看起来好憔悴,我开始担心父亲的身体......”

“百姓们将山里的货运了出去,人们好高兴,家家户户都像过年一样。父亲也好高兴,但是他已经需要拐杖才能站起来了......”

“大夫们说父亲是积劳成疾,身体已经被透支太多,药石已回天无力.......”

“我好害怕,我怕父亲离开......他真的不行了,临走前父亲拉着我的手,他说此生已无憾,就是放心不下我。父亲让我去京城,说在京城还有一家亲戚,只是他都没能将话说完就走了......”

看到这里沈行知心中一震,写这个日记的姑娘已经有一条符合自己的表妹了,会不会他爹要说的亲戚就是自己?

从这册日记的前半部分内容中,沈行知已经知道了日记的主人是一个叫乔语薇的姑娘,名字很文艺,很有魏晋之风。

而她就是黑山县令乔望舟的女儿。这个乔望舟沈行知不认识,但是从乔语薇的记录中来看,这绝对是一位爱民如子的好官,他是真的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黑山县。

沈行知激动的继续往下看,他心中隐隐期待起来,这次已经有些感觉了,或许自己很快就能找到表妹了。

“父亲走的那一日,全县百姓尽皆缟素,他们还为父亲修建了庙宇,说要奉父亲为城隍,要世世代代供奉父亲......”

“城隍庙修好了,那个塑像与父亲很像,我仿佛看到父亲又回来了......”

“是的,父亲真的回来了,他说执念太深,又受了百姓香火供奉,成了阴神,他会一直守护在这里,看着百姓们安居乐业......”

“我决定不去京城了,我要留在黑山县,我要陪父亲,我要继续父亲的意志,我要将黑山县变成世间最美好的地方......”

“我成了城隍庙的庙祝,城隍庙的香火很旺,加上父亲的神力,他可以为百姓们做很多事情,百姓们也越来越信奉父亲,朝廷也派来了新的县令,但是我听外地来的人说,外面的世道已经大不如前,大虞朝内忧外患,北方已经出现了无家可归的流民......”

“我走遍了整个黑山,看了许多风水典籍,在父亲的帮助下,我甚至飞到了空中,第一次完整的看到了黑山县地貌,那一刻我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......”

沈行知已经确定,那个倒塌的城隍乔公,就是日记里的县令乔望舟,他也好奇起来,这个庙祝乔语薇究竟有什么大胆的想法?

迫不及待的往下看,沈行知也是越看越心惊。

“黑山县四面被群山环抱,虽然有了出山的路,但依旧路途遥远,而且只靠山货也非常单一,获取山货更是极为危险,黑山县的发展已经到了瓶颈。但是如果能在西北群山之中开凿一条水渠,引郪江之水入黑山,就能彻底改变黑山县的风水格局,能让这里变成鱼米之乡,成为真正的世外桃源......”

沈行知看到这里,忍不住冒了句:“神经病......”

显然乔语薇的设想肯定没有成功,至少她没有完成,不然黑山县应该就是另一番模样了。

在沈行知看来,乔语薇这个想法不仅大胆,简直是异想天开。

这脑洞简直和炸开喜马拉雅山,引印度洋暖湿气流到青藏高原有得一拼。

此时沈行知已经看到了最后几页日记,后面的内容应该已经不多了,于是他又继续看了起来。

“父亲让我快走,他说了好多莫名其妙的话,什么天地失序,天人五衰开始,所有的神都在劫难逃,他的神力也在逐渐消失......”

“父亲的神力真的消失了,他无法再为百姓们做事,哪怕最简单的推算和托梦都做不到了......”

“城里开始有流言蜚语,说父亲已经不灵了,我能看到百姓们的眼神变了,曾经淳朴的百姓好像不见了,他们的眼中只有贪婪.......”

沈行知终于翻到了最后一页,日记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,不是后面没地方写,而是乔语薇没有再写了。

乔语薇是死了还是去了别的地方?沈行知现在还无法知晓,但是看到最后几页的记载,他能从字里行间感觉到乔语薇的惶恐和孤独。

沈行知的心情也莫名的有些沉重,他将这册日记贴身收好,然后走出了城隍庙。

站在一片废墟上,沈行知四下望去,他很难想象这个地方也曾人杰地灵,百姓们万众一心开山修路,后来有钱了,日子过的好了,眼中却只剩下贪婪了!

不知为什么,沈行知想起了乔语薇那个莫名其妙的想法,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西北方向。

接着沈行知脚下元气凝聚,托着他身体开始缓缓上升,很快沈行知就飞到了百丈高空,这里不仅整个黑山县废墟一览无余,就连四周的黑山山脉都能看个七七八八。

沈行知还在继续往上飞,他看得越来越远,最后他在黑山的另一边看到了一条奔流的河,那条河确实比黑山县的地理位置要高上不少。

“这就是乔语薇口中的郪江?他这个想法好像也不是完全不行......”沈行知竟然也脑子一热开始认真思考起来,他一番推演,发现这脑洞还真有成功的可能。

不过沈行知对此也只是略微推演,并没有真去仔细规划,他目光透过黑山,看到了一处元气异常波动的地方,而后朝着哪里疾驰而去。

其它的先不管了,直接去黑山鬼域找到黑山老妖,不管用什么办法,要从这家伙口中知道自己表妹究竟是谁。

目 录
新书推荐: 食戟之心 人在美漫,首抽不知火舞 空想之拳 修罗武神 九星霸体诀 斗龙战士之月影之门 斗罗之麦块武魂 诡异求生:开局获得百倍强化 海贼:我真不是革命军的卧底 我在NBA开挂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