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综合 > 万界大表哥 > 第70章 你们把我当什么人了?

第70章 你们把我当什么人了?(1 / 1)

目 录
好书推荐: 战神联盟之黑白星光 我有一个蛋空间 混在洪武当咸鱼 我在精灵世界浪到失联 民国之我能无限转职 开局激活亡灵心愿系统 遮天:从女帝的寻宝专家开始 钻石王牌之魔投救世主 女神的古武神医 四合院的生活

沈行知还记得,上一次遇到年轻驱魔人和女鬼,那女鬼就是怕自己的衣服,一直不敢靠近。

这衣服上的正气歌有镇压鬼怪的作用,如果眼前的大槐树真有问题,把这衣服盖在槐树上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?

沈行知脱下衣衫,就将其展开,像帮人穿衣服一样,盖在了大槐树粗壮的树干上。

这衣服才刚刚盖在树干上,沈行知就听到大槐树枝叶乱颤,巨大的树冠发出沙沙的声响。

接着整个大地都好像在晃动,同时一个惊恐而低沉的声音出现。

“贵人饶命啊......”槐树中传出一个老妪的声音,接着大槐树绿光大盛,最后从槐树中走出一个皮肤皱巴巴的老妪。

这老妪没有电影中演的那么造型夸张,不过一看也不像正常人,她看起来还很好说话样子,也不像是暴脾气。

“早这样不就完了吗?”沈行知骂骂咧咧的将衣服穿了回去,他发现自己衣服上的正气歌,在这个世界竟然比什么技能都好使。

“不是我故意躲啊,实在是贵人一身正气如煌煌皓日,小妖不敢靠近贵人,怠慢之处还请恕罪。”槐树精低着头连连告罪,果然是被文天祥鲜血写成的正气歌给吓住了。

看着唯唯诺诺的槐树精,沈行知还有些不太适应,毕竟记忆中这位可不是善类,燕赤霞的剑都没能让她好好说话,这衣服可比燕赤霞的剑好使多了。

“你是妖还是鬼?修炼了多长时间了?”沈行知见槐树精这么好说话,便也就好好说话没有动手。

“小妖是槐树修炼成精,如今已经修炼有三百年了。”槐树精很老实的答道。

沈行知之所以这么一问,就是想知道自己这件衣服是不是对鬼对妖都有克制,另外通过槐树精来判断这个世界的力量标准。

现在可以肯定,这件衣服对妖对鬼都能克制,而槐树精三百年道行,实战究竟如何还有待验证。

见沈行知不停的打量自己,槐树精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,然后小心翼翼的继续问道:“不知贵人驾临兰若寺所谓何事?”

“哦,差点忘了正事,听闻你这里有很多漂亮女鬼,都叫出来我看看。”沈行知也想起了自己来的正事,就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只是他这一开口让槐树精浑身一紧,这老妖更是下意识的双手环抱胸前,好像生怕被非礼的样子,心想现在的人都这么野的吗?找姑娘都找到自己这里来了?

沈行知这个穿越者也算是奇葩,别人穿越聊斋世界都是剑荡兰若寺,脚踏黑山鬼域,没事就和女鬼狐仙谈情说爱,顺便再重塑个朗朗乾坤受万民爱戴。

他倒好,进了兰若寺像进了会所,不仅和槐树精礼貌友好的交流,现在还要开始消费的样子。

“呃......贵人能不能稍微退一点,她们道行浅薄,只怕靠近贵人三尺之内就魂飞魄散了。”槐树精很谨慎的说道,她现在距离沈行知足足有一丈远,依旧感觉非常的难受。

沈行知依言后退了几步,只见槐树精轻轻的拍了拍手,下一刻大槐树前果然就出现一个个容貌秀美身姿婀娜的美女。

这些美女穿的也是非常清凉,只是看上去好像都很冷,一个个蜷缩着瑟瑟发抖,她们身上都散发着与沈行知上次所见女鬼差不多的气息。

女鬼一个个的出现,开始六七个还很正常,也比较养眼,可是从第八个开始沈行知就发现不对劲了。

因为第八个女鬼竟然是人头狐身,然后第九个是人头鹿身,后面还有人头蛇身的,最扯的是还有一个人身狼头的怪物,不过身体倒确实是个女人的。

“这是什么意思?怎么还有半人半妖的怪物?”沈行知哪整过这种重口味,先是好奇然后有点不适。

“她们本是妖,修炼到一半的时候死了,就成了现在这样的妖鬼。”槐树精还是很专业的,对自己员工的情况也是了若指掌。

“这些歪瓜裂枣就算了。”沈行知嫌弃的挥了挥手,槐树精见状使了个眼色,那些妖鬼就渐渐虚化消失不见。

“贵人,兰若寺的女鬼就这些。”槐树精一脸献媚的说道。

她现在也是感觉心累,以前都是吸人的阳气,今天怕是要被吸阴气了,作威作福三百年,今天要做赔本买卖了。

“你们兰若寺都是女鬼,没有男鬼是吧?”沈行知记得自己一路上看到的尸骨都是男性的,结合眼前所见,便猜到兰若寺都是女鬼。

槐树精眉头微微一皱,她应该是理解错了,有些为难的说道:“确实都是女鬼,若是贵人有特殊喜好,或许她可以试试。”

沈行知顺着槐树精所指看向一个女鬼,这女鬼身材很是火辣,长相也是妩媚型的,气质风骚估计是槐树精手下头牌。

但是沈行知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只看到这女鬼很怕自己,但又对自己强颜欢笑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沈行知处于礼貌和本能的问了一句,毕竟在这里的女鬼都有一定的可能性是自己那可怜表妹。

可是当这个女鬼开口的一瞬间,沈行知恨不得一拳轰飞这个女鬼。

“俺叫王刚。”这身材火辣,气质风骚的女鬼,一开口竟然是个粗狂男人的声音。

“滚。”沈行知没有一拳轰飞这个女鬼,但还是忍不住吼了一声。

他不相信这个王刚会是自己的表妹。

这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

王刚被吓得魂体不稳,槐树精连忙使眼色,女鬼王刚迅速消失。

“有没有一个叫聂小倩的?”沈行知吐了一口气,平复了一下心情后问道。

剩下的六个女鬼面面相觑,最后左起第二个女鬼上前走了半步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奴家就是聂小倩。”

沈行知的目光立刻被聂小倩所吸引,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鬼,但是并非祖贤的容貌。

而沈行知能一口叫出聂小倩的名字,也让槐树精和这些女鬼一阵惊讶,毕竟她们这地方可没有常客啊!

“你是什么时候死的?”沈行知就是来找表妹的,聂小倩是优先怀疑的对象,他问的问题其实就是在确认。

聂小倩有些茫然的看了沈行知一眼,而后又征询似的看向槐树精,槐树精也不知道沈行知要干什么,只能对聂小倩点了点头。

“我是三十年前死的。”下一刻聂小倩老实答道。

听到聂小倩已经死了三十年,沈行知基本就排除了她是自己表妹的可能性。

自己表妹肯定比自己小,就算只小几个月,三十年前表妹最多也就两岁,鬼又不会长大,自然就不是聂小倩了。

不是聂小倩,沈行知心中不免有些失望,他无奈的摇了摇头,这一幕落在槐树精眼中,还以为是沈行知不喜欢聂小倩。

“贵人,小蝶、小舞都很不错,生前是官宦人家的女儿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......”槐树精确实很专业,说话时对两个女鬼使了眼色。

两个女鬼上前一步,对着沈行知屈身施礼,这两个女鬼举止得体,身上也有一股书卷气,确实不像寻常百姓家的女儿。

“你们谁是近二十年死的?谁家又在京城有姓沈的亲戚?”沈行知不打算一个一个的问了,直接一次抛出问题,来缩小这些女鬼的范围。

剩下几个女鬼再次面面相觑,然后都摇了摇头,显然都不符合沈行知说的条件。

沈行知叹了口气,好不容易一次遇到这么多女鬼,可竟然没有一个是自己要找的,看来寻找表妹还任重而道远啊!

“不知贵人想要什么类型的?”槐树精见沈行知叹气,心中又是一紧,她实在看不懂这人究竟喜欢什么样的?

听到槐树精问自己,沈行知转头看向她,而此时沈行知眼中已不怀好意。

槐树精心中顿感不妙,自己只是棵树,就是这人形魂魄也不见得好看,好色的男人他见过的太多了,但是如此变态的还是第一次见过。

沈行知对槐树精确实有想法,不过他真不是变态,虽然基本确定了这里没有表妹,但沈行知还想要百分百确定,而要百分百确定,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系统来判定。

如果自己表妹在兰若寺的女鬼中,那杀了槐树精肯定就改变了表妹命运,如果系统没有提示,就确定自己表妹确实不在这,但杀槐树精也是为民除害,怎么算自己都不亏。

“你这老妖婆这些年也没少干坏事,让你活了三百年真是苍天无眼,既然老天不开眼,那本官就来送你一场魂飞魄散!”沈行知忽然义正言辞的说道,那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。

槐树精脑子都还没转过这个弯,就见沈行知以手为刀,朝着槐树精的神魂重重的劈下。

这一刀挥出,只见兰若寺中一道璀璨的白光横贯天地,璀璨的光芒瞬间冲破黑暗,仿佛从混沌之中诞生,这一刀似乎能斩天地,能分阴阳,能断因果,能破世间一切。

沈行知是不出手则罢,一出手就全力以赴,他跳过了《天问九式》的前几式,直接就是第九式:天命反侧,何罚何佑?

这一刀便是天命,便是无常,颇有几分越女剑道无招之境的味道。

目 录
新书推荐: 食戟之心 人在美漫,首抽不知火舞 空想之拳 修罗武神 九星霸体诀 斗龙战士之月影之门 斗罗之麦块武魂 诡异求生:开局获得百倍强化 海贼:我真不是革命军的卧底 我在NBA开挂
返回顶部